幸运28的余数玩法

【幸运28的余数玩法 】【在线开户网址: PC28.com】██【复制网址访问】█【有北京28,pc28,蛋蛋28,加拿大28,高返水】█【正规信誉大平台】█

时间: 2019-11-12 16:58:19 幸运28的余数玩法 热[we28sfbrre]度:99℃

【幸运28的余数玩法 】

人墙便已摇摇欲坠。十三名真丹三阶的修士面露惊恐,随着那一拳疾速迫近,他们的瞳孔开始放大。 咚! 震耳欲聋的响声回荡在观道院中。(未完待续。。) ps: 286票五更,316票六更…… 第一百九十九章 进击日道院(五更) 游学修士们只觉脚底一晃,耳朵嗡鸣,再听不见其它声响。 最后十三名真丹三阶修士吐血飞出,全身衣服破碎,裸露在外的身体血肉模糊,在半空中便已昏死过去。 扑通…… 十三名修士摔落在地,生死不知。而在他们身前,少年恢复了之前的体型,赤裸着上半身,大步走进日道院。 紫金皇城中,大队人马刚走出半里,渐渐停下。 两方道社、七大宗门、情川丹法阁、大夏道尊院……各方势力的修士盯着水镜中一片狼藉的观道院。 半晌,才有修士呢喃:“一人一拳,半柱香到就打穿了观道院。不堪一击啊。” “青仙榜排名第九的空寺僧,竟然挡不住他两招。” “两种不同的丹煞……他竟是黄庭和灵台同修!” “他还有多少实力没有暴露?” 空虚山界弟子红光满面,走路时都有些控制不住哆嗦,难以抑制的激动充斥心底。就连段长老和荡魔师太脚下都有些轻飘飘。 空虚山界已经多少年没出过这样的人物,独自一人打穿一方势力,几近传奇的斗法战绩,如古月峰,如冉青衣,至少今后二十年都会不断的被人提起。 可一想到罗川和秦长老水火不容的关系,段长老和荡魔师太对视一眼,同时泛起忧愁。 出了空虚山界的罗川,便如猛虎入林。蛟龙翔天,短短一个月已经崛起到这种地步,他还会再回来吗? “只不过是一个最没用的观道院,有什么值得吃惊的。”冷漠的声音从道尊院一方响起。 “和日月星三院相比,观道院又算得了什么?” “日院有霍道依驻守,月院有孔雯羽,星院还有蔡晋生。三位道兄哪个不是独当一面的人物?放入青仙榜,皆能稳入前七。” “正是,这三位道兄皆曾在冉道首手上走过二十招,本道就不信。那罗川还能继续猖獗下去。” 听到这三个名号。在场修士都是一愣,就连七大宗的领队长老也都露出凝重之色,飞雪派和无量洞府更是人人脸色大变。 “一漠纵横霍道依?昔日横扫域北黑火沙漠的霍道依……他怎么进入道尊院了?五年前,他可是击败了当年青仙榜第五的天华宫雄仇。” “孔雯羽?她不是飞雪派五年前崛起的天才女修?巅峰时期曾经名列青仙榜第四……五年前她消失不见。不想竟也入了道尊院。” “无量洞府的蔡晋升。法阵鬼才。据说五年前就已经达到人阵合一的境地,能够炼制超过自身二十倍功力的法阵……他难道不是被无量洞府当作未来宗主秘密培养?” 一道道惊疑的目光掠过道尊院,随后投向飞雪派和无量洞府。 除开没有人知道底细的妖孽天才霍道依。孔雯羽和蔡晋生都是五年前,名震天南七宗的天才弟子,飞雪派和无量洞府耗费各种资源重点培养出的怪物,是二宗弟子里的领军人物。可他们成名后没多久,便消失不见。 飞雪派和无量洞府闭口不提,其余几大宗门只当二人被雪藏起来。直到今日才知道,这两名天才早被道尊院挖走,又或者自己投入道尊院。 这样的事情在天南修行界并不罕见,水往低处流,人向高处走。可这两人却是飞雪派和无量洞府象征性的天才弟子,也不知在他们身上耗费了多少资源,五年过后却摇身一变成为道尊院的人。 水镜中,罗川已经迈入日道院。 日道院和观道院布局结构相仿,罗川前脚刚迈进大院,就有一股火灼火燎的气息冲面而来。 和云淡风轻的观道院不同,日道院院如其名,充斥着太阳真火的雄浑道息。 罗川抬头,只见在日道院中央上空,盘踞着一头三足怪鸟。 那鸟长着三只眼,三只足,翅如鹰,喙如刀,一根根箭羽般的羽毛无乌黑发亮,可从它微阖的三目中却不断散发出金炽的光华,全身上下更是笼罩在一轮泛白的火光中,仿佛日中之鸟。 是金乌。罗川心道。 寂灭前有金乌一脉,传说是日中诞生。它们自从出生以后,便能吞吐太阳真火,炼化日轮,十只金乌可吞日,是超越九品三才制品级的异禽,动辄吐火毁朝灭国。 寂灭之后,金乌一脉受周天星辰影响,血脉稀薄,一代不如一代,最终沦落为修道人的宠物、封魔,借助太阳真火进行修行。 道院上空,金乌微睁双目,淡淡瞥了眼罗川,随后继续吐息。太阳真火源源不断的从它体内散发出,流转在日道院各个角落。 在日道院各个角落,盘坐着一名名身着火色道袍的年轻修士。 和观道院的懒散不同,日道院的修士们正襟危坐,吐纳呼吸。在翻飞的道袍下,是一尊尊铁水浇铸般,孔武精壮的身躯。日道院的修士们,虽也立黄庭、炼万气,可常年利用太阳真火淬炼肉身,肉身的坚硬程度远远超出同阶修士。 而在日道院正中央,那轮金乌之下,盘坐着一名上身赤裸的彪形巨汉。 他的身高约有两丈,全身上下肌肉虬结,凹凸起伏,散发着乌黑的光芒和烈焰的气息,远远看去竟像穿着一身坚不可摧的黑色道甲。而肌肉上那一条条或深或长的伤疤,更将他生平大小数十场惨烈的战斗呈现出来。 能活到今日,此人真可谓经历九死一生。 罗川沿着火玉小道,面无表情的向前走去。 小青仙子的卷宗上有记载,日道院真丹境修士。以域北黑火沙漠的霍道依为首。此人幼年黑火蝎精当作食物掠走,并囫囵吞入腹中。谁想他的经络天生异于常人,并非藏于体内,而是隐于皮肤之下。 黑火蝎精并没能消化霍道依,反而激活了霍道依的经络,吸收光了那只黑火蝎精的全身精元。黑火蝎精是六品上才的精怪,一身精元让霍道直接依迈入筑基境,少年时纵横域北,遇强胜强,同阶之中无一对手。 直到后来遇上冉青衣。被冉青衣十招战败。收入道尊院。 罗川将要接近中央那轮金乌时,盘坐金乌之下的霍道依,方才睁开双眼。 他的眼眶中布满了一条条黑色纹路,宛如蛛网。正是肉身淬炼至眸瞳的征兆! 几乎同一时间。近百双眼睛遽然睁开。一道道冷漠中满含杀意的目光射向罗川。 道尊院第二院,日道院,所收留的修士弟子要么是传承古怪的散修。要么是颇有修道天赋的巨寇匪徒,进入道尊院前杀伐果决,一个个都是从血海尸山里走出的凶徒,擅长杀道。 “道尊院禁地,外人莫入。” 霍道依冷漠视向罗川,低沉的声音宛如撕裂的弓弦,嘶哑刺耳,令人听了头皮发胀。 罗川毫不理会,径直向前走去,身法越来越快,弹指间距离霍道依只剩十步。 “哼。”霍道依眼中绽放出杀机,身体一摆,全身毛孔陡然张开,千道白光从他周身释放射出,场面诡异。 他的体质本就异于常人,经络隐于皮肤之下,更是将肉身淬炼至极高程度,毛孔绽放时,一股股强横的劲力从毛孔中涌出,奔腾四溢,整座道尊院竟然微微一晃。 “哼!” 盘坐周围的近百修士齐齐暴露杀机,张口呼喝,气如玄柱笔直射出,引动飞沙走石,从四面八方冲向罗川,显示出他们强横的道行功力。 罗川没有停缓身法,半步途摸了摸鼻子:“有口臭。” 数百修士同时变脸,心中荒唐,愈发觉得此子不知死活,杀意更盛。 面对近百真丹二阶到真丹四阶的呼气杀招,罗川不慌不忙,念海之上跃出一只气泡,气泡散开化作一副画面,正是他那晚独闯万宝山城面对宣大家所使的技巧之道。 身法稍顿,罗川双脚仿佛钉子般牢牢钉在地上,全身上下破绽收敛,身法若隐若虚,给人感觉已然消失不见,近百道呼气杀招扑了空,狠狠撞在一起,道尊院又是一晃。 一只手从空气中伸出,速度并不快,却划出一道奇妙的轨迹笔直钻入近百道呼气间唯一缝隙。罗川手腕一扭,掌心爆发出磅礴巨力,向后一掀。 至刚如奔雷,至柔如风水,刚柔相济化阴阳,可驭万物。 空气中发出隆隆的闷雷声,近百道呼吸之气四散崩离,转眼反弹向四面八方。 日道院修士齐齐变色,腾空飞起,避开那一道道回射向自己的呼吸之力。 嗖! 嗖! 嗖! 日道院的修士们再不敢留手,从天而降扑杀向罗川。他们本性好杀,日夜以太阳真火淬炼肉身,一个个肉身强横远超同阶,自然选择近身相搏。 弹指刹那,第一名修士已经出现在罗川身侧,哈哈一笑,虎目中闪出凶色,壮腿如鞭,撕碎空气隐隐牵扯虚空,在半空中化作千百道残影抽向罗川腰部。 真丹三阶,兼之肉身淬炼到他这等地步,一腿下去足以拦腰抽断一座小山。 罗川没有抬头,更没有停缓身法,仿佛全然不知。 那名修士心中暗喜,眼神冷冽,劲力勃发灌注右腿,只想干脆利落的击杀罗川赢取首功。 咔嚓! 骨骼断裂的声音从罗川腰部响起,听得只让人心中一颤。 眼看头功被抢,围杀向罗川的修士们眼中露出遗憾,可随后他们瞳孔陡缩,脸上浮现出震惊,心脏狂跳。 那条裹挟巨力的大腿结结实实抽打在罗川腰部,可骨骼断裂的不是罗川,而是那名修士。 他的整条腿扭曲变型,透过凹凸不平的肌肉皮肤能够清楚的看到一块块断裂的骨骼,竟无一处完整。 —— (明天保底四更10、12、16、20点。到票就加更。)(未完待续。。) 第二百章 金乌献瞳术,再入月道院!(第一更,求订) 那名修士跌倒在地,罗川一脚踩上,随后迈过。 火灼火燎的太阳真火下响起齑粉飞扬的声音。 修士的那条腿变得软塌塌,却是整条腿的骨骼被罗川踩碎,散如粉末,再无法复原,人也早已昏死过去。 惊异的情绪从修士们心中升起,仍有修士不信邪,前赴后继扑杀向罗川。 嘭! 嘭! 嘭! …… 数十名日夜以太阳真火淬炼肉身的修士在罗川面前,就好像纸糊的一般不堪一击,无人能阻拦罗川的脚步。相反,他们每一次出手都感觉撞上铜墙铁壁,要么骨骼碎裂,要么被罗川抬手抽飞出去。 罗川才掠过五步,日道院中便已有四十多名修士血肉模糊的跌落在地,或是痛苦呻吟,或是昏迷不醒。玉石地上坑坑洼洼,皆是被这群肉身强横的修士砸出的洞坑,数十个洞坑即便护院法阵想要修复,也不是一时半会能够完成。 七步后,罗川面前就只剩下身高两丈的霍道依。 黑火巨蝎螟蛉子,一漠纵横霍道依,道尊院真丹境四大高手之一,日道院道首。七年前他便已突破真丹四阶,只差最后一步,就能真丹化婴,将全身功力洗化成法力,元寿越过千岁大关。 他之所以迟迟没有冲击化婴境,就是想利用只有真丹境才能留在道尊院的规定,采集太阳真火淬炼肉身。 他虽也立黄庭炼万气,却酷喜与人近身搏杀。只有肉身一次次冲击对抗,才能点燃他内心的兴奋。 看见罗川肆虐日道院,霍道依心中没有一丝一毫的怯意,相反,他的战志愈发澎湃,热血奔涌全身上下,连眼珠都渐渐变红。 直到罗川距他还差两步,霍道依终于动了。 除了罗川外,日道院中没有人能看清霍道依的动作,几乎眼皮都没来得及眨。他就已经出现在罗川身前。 霍道依赤裸上身。山岩巉石般的雄壮体魄,每个毛孔间流泻出的劲力旋放出一道道飓风,整个人就仿佛一座冲天而起的巨山。 罗川同样赤裸着上半身,他的皮肤十分白皙。刀削斧砍般的轮廓线条。内中似藏伏着惊人的爆发力。可和霍道依一比。却立马弱了下去,完全不在一个等级。 两人相距只剩一步,一条手臂的距离。 几乎同时。两人扬臂出拳。 两只拳头快得仿佛流星陨落,在场修士无一能捕捉到它们的轨迹,只能看到两片虚空乱流在两人身前产生。 撕裂虚空乱流,只有化婴境的修士才能凭借自身法力做到。偶尔也有道行深厚的真丹境修士做到,可要么凭借高品法门,要么依仗法器。 这两人光凭肉身,便能撕开虚空,他们的肉身到底有多强横! 日道院的修士们心脏狂跳,眼神也变得炽热。 虚空乱流宛如黑蛇狂舞,向四面八方流泻,也将罗川和霍道依吞没。 轰! 山河粉碎般的声响传来,日道院中一阵殿摇地动,修士们无一站稳脚跟,同时向一旁倾倒,可他们脸上却写满期待。 这两个将肉身淬炼到极致的怪物终于交手了! 从虚空乱流中发出一声脆响,仿佛骨折断,转眼间一道人影浮现出虚空乱流,向后暴退。 哗然声大起! 修士们不可思议地望向抽身疾退的霍道依。 此时的霍道依脸色苍白凝重,他手臂没有像之前的修士们断裂粉碎,可他的拳头却已血肉模糊,白骨隐约可见。 另一道人影从虚空乱流中射出,追向霍道依。 罗川近身,出拳! 虚空乱流再度涌出,将两人吞没。 众修士心弦紧绷,手心快捏出汗来。 刹那后,霍道依再度从虚空乱流中退出,脚步凌乱,面无人色,十分狼狈,他的拳骨尽数断裂,低垂颤抖。 罗川面无表情,再度近身! 霍道依死咬牙关,眼神中涌出决然之色,口中念念有词,完好的左手掐捏印法。突然间一股妖冶的气息从他身上涌出,化作黑雾将他笼罩,黑雾中隐隐传出经文吟诵声,魔靥般令人头皮发麻。 十分之一弹指刹那,黑雾被霍道依吸入体内,整个人摇身一变,从个皮肤下生长出一片片覆盖秘刺的鳞甲。 “魔功!” 有修士大叫,日道院的修士们齐齐变色。 日道院海纳百川,唯独不接纳魔修,更是严禁院内弟子修炼邪魔法门。谁也没想到,霍道依对于肉身的痴迷,竟然到了不惜违背禁令,修炼邪魔法门的地步。 强横的气息从霍道依身上散发出,他的肉身强横程度比之前起码提升了十倍,宛如古妖降世,眼中早已没了人类的神采。 面对霍道依咆哮轰出的一拳,罗川眼神漠然。 为了追求肉身的强横,霍道依明显偷偷修炼了一门邪魔异法。古时有大妖,肉身强横能硬扛高阶修士,为了能使自身的肉身接近古时大妖,魔修中的怪才们创出了许多提升肉身的法门。 霍道依的法门在日道院修士们眼中诡谲可怕,可在罗川看来,却是一门极杂的炼体异法,登不了大雅之堂。 体内气血勃发,精血奔涌,罗川运转起《龙犼体术》二层。 两人再度出拳,肉身战肉身,硬碰硬! 虚空乱流将两人淹没,日道院又是一阵摇晃。 骨骼粉碎的声音传入在场每一名修士耳中。 那道雄伟的妖邪身影倒飞出去,从手臂直到肩骨都被碾碎,扑通一声撞上大殿的石柱,在石柱上印出两丈长的凹坑,随后沿着石柱滑落,纹丝不动,生死不知。 虚空乱流隐没,少年出现在玉石小道上,全身上下没有半点损伤的痕迹,连呼吸都没有丝毫紊乱。 阒寂无声。 在众修士惊恐的注视下,罗川大步走向通往月道院的大殿。 那头一直在假寐的金乌突然睁开眼睛,望向罗川,口吐人言:“救我……” 罗川没有理会,足不停留。 眼见罗川无动于衷,修士们暗舒口气。这头金乌是国师大人在一次域外探险时奇遇所得,整个天南域就只有一头,是日道院的象征。国师行踪飘渺不定,如今并不在天启京,罗川若想出手抢夺,日道院中无人能拦。 走上大殿台阶,罗川停下脚步,转过身。 修士们脸色齐变。 睁开眉心天眼,罗川看到了金乌周围那一道道禁制,嘴角浮起冷笑。 “道尊院辱我兄弟,总要付出点代价。” 眼中爆闪出两股丹煞,罗川一拳挥出,丹煞裹挟拳意在半空发出龙虎咆哮之声,轰然击中禁制。 一拳、两拳、三拳……十拳过后,禁制四分五裂! 金乌怔怔不动,半晌身体颤抖起来,眼中滴落大颗大颗燃烧着的火泪,昂起脖子,仰天长啸。 罗川转身就走,耳边突然响起金乌沙哑的声音:“且慢,送你一道太阳真火。” “留着逃命吧!”罗川哈哈一笑。 金乌愣了愣,古怪地盯着少年的背影,渐渐的,三目中闪出一丝妖冶的笑意,额上第三只眼突然暴涌出一股日轮白光,笼罩住罗川。 罗川脑中嗡地一声,只觉有什么不受控制的钻入念海。 “欠你之恩,今日便还,从此两清。此乃我金乌一族血脉道技,日轮瞳术,能领悟多少,全看你自己。” 声音消失,罗川念海上浮现出一幅幅画面:部洲之上,仙庭混战。一方仙庭正要溃败,庭毁人亡之际,援手到来。一名真穿紫龙袍的男子手里抓着一头三足金乌,飞至仙庭上方,将金乌往天头一扔。金乌瞬间变大,直到铺天盖地,睁开额头第三只眼,涌出炽烈的光华。光华聚拢成白日,散发出亿万道金芒,金芒所到之处,无论修士、异兽还是法宝,都被熔成灰烬…… 血脉道技……罗川对于道技并不陌生,无论气势四重境,还是音攻气机,都属于道技。和法门需要修炼不同,道技自古传承,重在领悟而不是修炼。 其中血脉道技更是不传之秘,当年九龙君搜刮九天界奇功异法,其中的道技却不超过双手之数,由此可见道技的珍稀。 念海之上飞速升起一只气泡,将金乌所传的《日轮瞳术》收起,随后缓缓沉入念海。 睁开双眼,罗川扭头看去,只见一道冲天的乌光,直奔天头烈日而去。 长笑一声,罗川一脚踹开殿门,大步走进。 穿过冗长的大殿甬道,罗川来到第三座道院,月道院。 月道院中,并没有月亮,却是一派风花雪月的景致。 梅花树下清水溪旁,羽衣道袍的修士们或是踱步诵经,或者是流觞而饮,悠然潇洒,飘然出尘,好一派道府仙家的气象。 罗川从大殿走出,所有人都专注于自己的事,没有人朝他多看一眼。 故弄玄虚。 罗川脚尖一点,身法如白驹过隙,直掠向下一座大殿。 很快罗川便越过半个月道院,可没过多久他却发现,他始终处于月道院中央,和下一座大殿的并没有缩短。 身法陡然钉住,罗川抬起头,只见周围景象陡然一变。(未完待续。。) ps: 最后一天双倍了,持续爆发中,月票在哪里…… 第二百零一章 道玄幻境,杀杀杀!(二更,求订求票) 故国久离别,烟雨乱江南。 白玉京畔,是那条月影婆娑的胭脂江。 胭脂江水并不是胭脂色,可江底却若有若无散发出幽香,千年不绝。江上的渔民说,唐国创立之前,前朝君王声色犬马,最喜有体香的女子。他命人将万车胭脂倾倒入江水,再让宫女嫔妃入江沐浴,洗出一身体香,供他嗅玩。 今夜的胭脂江也很香,可随着那叶扁舟顺流而下,满江的香气渐渐消淡,只剩舟上女子的芬芳。 看向扁舟上一身素色道袍的清丽女子,罗川淡淡道:“这就是月道院的手段……道玄幻境?” 女修微微一笑:“不愧是罗上师,见多识广。罗上师接连打穿观道院和日道院,我月院同道心知难敌,只好出此下策,还望罗上师见谅。” “你是谁?” “本道孔雯羽。” “月道院道首?” 罗川冷笑,两股煞气在黄庭和灵台中凝聚成法相,罗川一拳轰向胭脂江。胭脂江江水被一拳打断,现出江底。江上乘舟捕鱼的渔民们惊慌失措,口呼救命抱成一团。 “呵呵,上师虽有断江平山的手段。可这里是道玄幻境,我月道院齐心施法构成的幻境,罗上师的功力法门,在这里却是无法奏效。”孔雯羽微笑道,眼神里隐露高傲。 “果真?”罗川冷然一笑:“幻境什么的,最是无聊。你等功力尚没有洗炼成法力。无法构造出这等幻境,想必是借助了法宝或是封魔。你能出现在幻境中,你就是这方幻境的控境修士。” 孔雯羽没有露出任何惊讶,平静点头:“罗上师句句在理,这一路崛起果然不是运气。可纵然知道这些,又有何用。” “当然有用,在幻境中杀死控境修士便能够摆脱环境。”罗川说着,向前掠去。 “罗上师所言极是。可是,想要杀死本道,你先要杀死他们。”孔雯羽话音落下。在她身前出现了十来片扁舟。 每片扁舟上都站着一个人。每一个人罗川都很熟悉:段长老、荡魔师太、吕伯牙、唐嫣儿、殷尘、王侠子、红音姑、秦甲天、吕平、李全福、罗敷、白依卿……每一个人栩栩如生,言行举止,和真人没什么区别。 异样的感觉涌入罗川心底,渐渐将罗川带入真实。 罗川心知。这是幻境在作祟。一旦他分不清幻境和现实。无法下杀手。他就永远别想到达孔雯羽面前,将永远沦陷入这方幻境。 “幼稚。”罗川眼神渐渐变得冷漠妖冶、无情狠辣,这是他另一个身份周之昊常有的神情。 魔心境翻身而上。 “段长老。一路走好。” 罗川低笑,上前一拳击穿段长老的胸膛。 段长老怔怔地盯着罗川,伸了伸手,似想要说什么,罗川却已经充耳不闻飞身掠过。 “唉……” 段长老临死前的叹息飘来,罗川心中一动,生出莫名的情绪。 孔雯羽仍没有惊讶,看了眼罗川,笑道:“罗上师一路闯至于道尊院,只为救友,足见有情有义。这里虽是幻境,可每一人都是真的,除非是无情无义心狠手辣到极致者,才有可能将他们全部杀光。罗上师显然不是这种人。” 孔雯羽话音刚落,又一颗人头高高抛飞。 罗川掠过荡魔师太的尸身,朝向孔雯羽冷冰冰一笑,脸上尤粘着鲜血。 孔雯羽暗暗心惊,脸上依旧很淡定。 转眼间,吕伯牙、殷尘、霍骏、唐嫣儿、王侠子、红音姑……空虚山界中和罗川交情还算不错的弟子纷纷被罗川击杀。 临死之前他们难以置信的盯着罗川,唐嫣儿泫然欲泣,红音姑双眼通红,幽怨不解。罗川心志坚如磐石,我魔慈悲的歌鸣回荡在脑海,魔道魔心境生出,宛如一座铁铸的黑暗城墙,牢牢守护住罗川的道心境,隔绝幻境的影响。 小青仙子死。 秦甲天死。 吕平死。 李全福死。 周不臣死。 …… 胭脂江上,一道道人影从扁舟上坠下,跌落江水,很快江中的涟漪便被鲜血染红。随着魔心境的提升,现实与幻境的区分也愈发清晰,罗川嘴角挂着嘲讽的冷笑,盯着不远处的孔雯羽。 到此时,孔雯羽已经无法保持淡定,心中掀起轩然大波。 这么怎么可能……他怎么会下得了手……邪魔心性! 又一叶扁舟顺流而下,飘至罗川身前。舟上的女子美目中噙着浅笑,温柔的看向罗川,许久不见,正是曾经的罗家女少主,如今天南道商界飞速崛起的传奇女道商,罗敷。 没等罗川下杀手,罗敷已经跃出小舟,江风吹来,绷紧了她透明淡薄的长袍,修长傲人的丰满身躯在半空画出一道弧线,落入罗川身前。 “川儿,可想姑姑。” 和那年的次府后院一样,罗敷紧紧环抱住罗川,罗川如今已比罗敷高出一个头,罗敷也只能偎依在罗川怀中。 罗敷不安分的扭动着娇躯,有意无意的挑逗罗川,娇唇微张,对着罗川的耳垂呵吐芳兰,轻轻一舔。 “川儿,姑姑好想你呢。” 怀中的女子仿佛被火点燃了一般,缠绕紧贴着罗川,娇唇顺着脖颈向下游走,不时发出急促的娇喘。 见状,孔雯羽心头大定,暗舒口气。这罗川虽然心狠手辣,但毕竟还是有弱点,总算被她找到。 随着她手印的捏动,在她的操控下,罗敷已经开始宽衣解带,暴露出羊脂白玉般雪嫩的肌肤,长腿玉峰不断摩擦着罗川。 孔雯羽嘴角泛起一丝冷意,如此,就让罗川永远沉沦于这温柔乡中,美人陪葬,也算对得起他的这一段传奇。 孔雯羽转过身,正欲离开幻境,耳边响起“扑通”的落水声。 猛地回头,孔雯羽只见上身赤裸的女子摔落江中,眼神空洞苍白,表情凄然。 这也能下得了手! 孔雯羽娇躯狂震,她缓缓抬起头,对上了那双喷涌着冰火怒焰的眸子。 “敢用她……从现在起,你已经是个死人了。” 说完,罗川双眼微闭,击杀最后一片扁舟上的白依卿,再睁开眼睛时,人已出现在孔雯羽身前,丹煞幻化成大手从天而降,抓向孔雯羽。 孔雯羽脸色剧变,她修为比罗川高出两阶,更曾是飞雪派弟子中第一人,可当罗川接连打穿两院,更是无情击杀幻境中的亲人,她心中早已生不出丝毫反抗之意,丹罡护体,抽身疾退。 嘭! 嘭! 嘭! 孔雯羽的护体丹罡在罗川的手掌下震碎,心慌意乱下,正要逃离幻境,陡然发现体内气息变紊乱,功力暴跌,竟无法凝生出丹罡。 低下头,孔雯羽看见一只手掌按在她的小腹,丹煞顺着掌心涌入下丹田,宛如一股铁流摧垮了黄庭秘境粉碎了真丹。 “不!” 孔雯羽一脸疯狂,发出歇斯底里的尖叫,明知这里是幻境,可这种失去修为的感觉无比清晰,失落和绝望的情绪难以抑制的涌上心头。 渐渐的她平复下来,盯着罗川冷笑道:“这里是幻境,即便你在这里杀死我又能怎样。” “我不会杀死你。你辱我姑姑,就这样死了太便宜你。” 罗川低声道,邪魅的眼神中流露出一丝诡异,大手上下游走,点碎孔雯羽周身经络丹田,确保她无法修行。 罗川这一通狠杀早已惊动了胭脂江岸边的渔民,满村的人畏畏缩缩躲在门房后面,惊恐的望向罗川。 孔雯羽抿紧朱唇,死死盯着罗川,恨之入骨。 哗! 孔雯羽怎么也没想到,罗川毁去她周身经络后,并没有停手,居然一把扯去她的道袍。三下两下,罗川便将孔雯羽扒了个干净。 孔雯羽赤身裸体的伫立在江风中,一脸呆滞,脑海中翻覆起数个念头。 难道这罗川是觊觎我的美色,想要趁机凌辱?要不然,干脆顺水推舟让他玩弄上一番得了,趁他不备再出手暗杀! 想到这,孔雯羽脸上浮现出两团粉霞,满脸娇媚,挺起胸前娇乳,若拒若迎的嗔了眼罗川。她本身就不是什么贞洁烈女,早在进入道尊院时,就和冉青衣欢好过几次,借助冉青衣的功力双修,对于男女之事并不生疏。 “还敢挤眼睛?想得美!长这么丑,我还看不上。” 罗川喝道,一把拎起孔雯羽向江边飞去。 孔雯羽娇躯一颤,脑中再度空白。在幻境中她的道行已废,秋冬时节冷冽的江风吹来,冻得她全身发抖,雪白的肌肤上凸起一颗颗鸡皮疙瘩。 罗川落到江岸边,意念一扫,将渔村的情况收入眼底。大步走进渔村,罗川出现在一户破败屋舍前,屋舍里是一个丧偶多年的鳏夫,和他的两个儿子。小儿弱智,大儿驼背,此时都目瞪口呆的盯着罗川。 “一颗铜币,送你们当媳妇,可要?”罗川将孔雯羽往地上一丢,问道。 三个光棍一动不动,没人敢说话,可眼睛却牢牢盯着一丝不挂的孔雯羽,喘息加快,目中喷射欲火,那个弱智小儿更是一边扣鼻子,一边流淌哈喇子,脸快要凑上孔雯羽的胸口。 “滚开!滚开……罗上师本道求你!饶我一次!就饶我这一次……” 孔雯羽蜷缩着身体,满脸厌恶地看向一家三口,苦苦哀求。(未完待续。。) 第一百零二章 星院杀阵,何能破之!(三更) “你就在这好好享受吧。”罗川接过老鳏夫的一枚铜币,瞥了眼孔雯羽,转身飞向天头。 “别走!带上我一起走!不……” 孔雯羽恐惧的盯着扑上来的三个尘世男子,刚爬起身就被推倒。 身体一晃,罗川重新回到月道院,魔心境下沉,罗川又恢复了飘渺出尘的意境。 梅林溪水依旧,可那些闲情雅致、仙风道骨的修士们,却一个个脸色大变,或是吐血倒地,或是身体抽搐。 在罗川身前,是昏死过去的孔雯羽,以及一尊不断向他磕头的封魔。 那封魔有十只长腿,十条触须,是一头很像螃蟹的怪虫。 “蜃梦蛊精……饶你一命,变回去。”罗川道。 蜃梦蛊精如逢大赦,全身上下封上一层石印,变回石雕模样。 罗川一把抓蜃梦蛊精丢入储物指环,大步走向通往星道院的大殿。 月道院中的修士们无人敢拦,目光落向昏死过去的孔雯羽,只觉头皮发麻,心生寒意。他们相助孔雯羽,借用蜃梦蛊精构造道玄幻境,并不知道幻境中究竟发生了什么。无论发生了什么,只要蜃梦蛊精一日再罗川手中,孔雯羽便一日出不了幻境,直到国师大人回来。 嘭! 殿门被罗川踢开,转眼不见身影,月道院不知哪个角落响起一声哀叹:“月道院也被打穿了。道尊院千年威名,今日折损大半……非是我背无能。实在是这罗上师太恐怖。” 接连打穿三座道院,罗川终于来到了第四座道院,星道院! 在小青仙子的卷宗里,星道院是最特殊的一个。星道院中的修士,虽也立黄庭、炼万气,可他们修行的重心却放在仙职上。 星辰日复一日的在周天之上运行,亿万年不变的轨迹,却能衍生出无穷尽的变化。而仙职的诞生和发展,也遵循着星辰的道理,任何一门仙职想要长久不衰。就必须不断的向前衍变发展。 罗川举目望去。偌大的星道院中空无一人,十分空静。可罗川却能感觉到一股股波动不平的气息隐伏在星道院各个角落。 “看来是有所准备。” 罗川心知肚明,有了外道院和日月道院的前车之鉴,这星道院想必已经做足了全力阻杀他的准备。 眼中闪出两道精芒。罗川身化虚影。飞身掠出。 他刚掠下台阶。陡然间,周围空气猛烈波动,千百道强横的丹罡撕裂开虚空。绞杀而来。罗川心湖一荡,那一道道丹罡中所蕴含的劲力,已远远超出真丹四阶的范畴,虽未洗炼成法力,可其中的劲力却超过了化婴一阶的层次。 法阵……不可力敌! 罗川脚尖尚未落上玉石小道,便在空中折返,避开那一道道恐怖的杀伐之力,嗖地退回大殿。 身体稳稳钉住,罗川意念上升天门秘境,趁着那一道道丹罡杀气尚未完全收回,意念探入星道院。 果然和罗川猜想中一样,在星道院平静的外表下,密布着蛛网一般的法阵。 法阵是由一条曲折环绕的丹罡结成,将数百名星道院修士串联在一起。星道院修士都精通仙职,有驾驭数头异兽的是牧道仙职,头顶盘旋法器的是炼器仙职,手中掏出一叠道符的是制符仙职……因为法阵的缘故,他们的气息都超过原本的修为层次,结阵以待,牵一发而动全身,罗川无论从哪个角度攻去,都会遭到他们所有人的围攻。 天下间能使功力倍增的方法有不少,丹药、灵脉、封魔都能做到,可最安全的无疑是法阵。在九龙君的记忆中,天辰部洲那些顶尖法阵仙职,能炼制出八百倍甚至更高道力于己身的法阵。 而星道院中的法阵,将众人的修为功力提升了二十倍,炼制法阵之人,在天南修行界绝对是万里挑一的天才。 “罗上师能闯到星道院,已近传奇。可若再上前一步,进入天河杀星阵,难免身死人亡的下场,还望罗上师自珍。” 法阵中,传来男子略带沙哑的声音。 罗川的意念定格住那人。 那是一个四十岁不到的修士,穿着一身龟纹画甲道袍,黄脸无须,目光悠扬却又似饱经风霜。 “你是何人。”罗川问道。 “星道院道首……蔡晋生。”修士低声道,说起自己名字时,他的声音又低了几分。 在小青仙子的卷宗里,确实记录了星道院道首是一名强悍的法阵仙职,却不知为何没有提及名字。 蔡晋升伫立于星道院最中央一点,脚踩六合阴阳步,身立天地人三才桩,手中连连打出手印,指影变幻,丹罡缠绕掌心,如星辰一般变化无穷,天马行空,难以琢磨出其中玄妙。 只这么一会,他的额头上已浮现出细密的汗珠,两名丹道仙职修士站在他身后不断喂送丹药,补充他消耗的功力。 “能够击杀化婴一阶圆满的法阵……维持这样的法阵,你又能撑多久?”罗川道。 破解法阵也有不少方法,其中最笨的方法便是一个字,拖。越是强大的法阵,越会消耗法阵仙职的功力,蔡晋升维持超出他己身二十倍的法阵,即便用丹药维持,也无法一直撑下去。 “的确无法太久。”法阵中央,蔡晋生淡淡说道:“平心而论,顶多半个时辰。” “半个时辰嘛……我还等得了。”罗川微微一笑,盘膝坐下。 即便过了这星道院,还有一个深不可测的冉青衣要对付,与其在这法阵上消耗功力,不如等到蔡晋升撑不下去,一鼓作气去战冉青衣。 蔡晋生没有说话,眉宇间却浮现出一抹惋惜。而其余星道院的修士则都松了口气,露出奇怪的笑意。 罗川眉头一挑,心中渐生不安。 意念上升至天门,罗川的“目光”越过星道院的大殿,投向大殿之后。 在星道院后方,是一片汪洋冰海。冰海底部翻滚着一道道凶煞之气。每一道凶煞之气,都在海底化成一座牢笼,牢笼中,盘坐着一道道气息恐怖的身影,足有三十人。 一身雪白道袍的丰俊青年盘膝浮坐在冰海之上,飞快的捏动手印,向下方的牢笼打出一道道金光。 牢笼中,黑衣少年被金光编织的“蚕茧”包裹,不断的有金光钻入他体内,随着金光的增多,他的肌肤骨骼一遍遍的爆裂断碎,却在片刻后恢复完好,如此循环重复。 他似乎已经痛得麻木,脸上神情没有一丝一毫的变化,僵硬如铁板,只剩不时微微弹动的眼皮让人知道他还活着……如行尸走肉般活着。 罗川只听自己的心脏“咚”的一声,双眸赤红,愤怒的火焰充斥着眼眶,全身上下气机翻滚,两股煞气冲天而起。 怒吼一声,罗川飞速弹起,再度冲入院中! 好友被折磨成不人不鬼,苟延残喘,罗川怎能再拖延下去。 七法合一,罗川身法之快,已达到前所未有的地步,不但撕裂开虚空,还引动虚空惊雷,响起道道雷音。 法阵被引动,疾速运转起来。 加成二十倍功力的丹罡、异兽、封魔、飞剑、法符铺天盖地的袭来,星道院中乱成一团,半空中出现了百多道虚空裂口,乱流涌动,同时冲击着法阵。 罗川借助七法遁术连续避开了十来股攻势,功力也在疾速消耗着,正当他准备要释放出两尊法相时,余光落向那一道道虚空缺口,罗川心中一动。 烈焰应龙相和八荒猪祖相是他对付冉青衣的后手杀招,他并不想这么早暴露,可面对百多名战力无限接近化婴境的修士,以及法阵中无处不在的杀机,他仅凭七法遁术实在是捉襟见肘。 罗川这一路行来,大小战役,几乎都是凭借实力和后手杀招正面击溃对手。只除了在白骨天牢殿前,罗川面对化婴境的魔门长老常秋,逼不得已引来白骨魔师,令两人自相残杀,最终同归于尽。 那一战,罗川用的是手段便是驱虎吞狼,借力打力。 盯着星道院中奔腾横泄的虚空乱流,罗川眼睛顿时亮了起来。 身影变虚,罗川后退一步,消失不见。 星道院的修士们同时愣住,纷纷停下手中的印法攻势,目光扫向星道院每一个角落。法阵停止运转,星道院中恢复平静,可修士们却没能找到罗川的身影。 “他去哪了?” “他不过真丹二阶,不可能就这么凭空消失。” “难道他用了高品的隐遁符?” “不会的。他若是使用了隐遁符,绝对无法瞒过我的金睛异兽。”一名牧道仙职修士说道。 他话音刚落,身前的空气寸寸碎裂,虚空仿佛一张大嘴,突然张开。 皮肤滚烫赤红的少年从虚空中弹射而出,一拳裹挟拳意轰出。 拳意催生出的气波距离那名修士还剩半尺时,法阵终于引动。 那名修士手捏印法口中念念有词,驱赶异兽扑杀向罗川。三头异兽分别是白毛独角犀、避水金睛兽、雷翅马鹿蜂,它们原先的功力大约在真丹四阶巅峰,如今提升了二十倍,已超过真丹境,达到化婴境层次。 虚空乱流从罗川肋下涌出,顺着拳意气波轰杀向那名仙职修士。 三头异兽尚未靠近罗川,便被虚空乱流碾压粉碎,连血液都没溅出半滴。(未完待续。。) 第二百零三章 两大天门修士!(四更,去订求票) 什么!他竟能驾驭虚空乱流! 牧道仙职修士惊慌失色,抽身疾退,脚步失位,偏离出了法阵。 转眼间,虚空乱流崩离散去,可罗川的拳意却没有结束。气波宛如长虹飞泻,直灌向牧道仙职修士。 嘭! 牧道修士抛飞出去,虽未丧命,可全身上下却已没有一块完好的骨骼,倒地昏死。 就在这时另外百多名仙职修士的攻势扑面而来,罗川深吸口气,身体嗖地一声扎入前方的虚空,再度消失。 虚空之中,是无穷尽的乱流,或是黑如焦土,或是紫如雷光。而在虚空深处,更是一片混沌暗沉,一团团恐怖的漩涡此起彼伏,随便一团便能绞杀整个天南域的修士。 罗川躲藏在虚空潜岸边,忍受着一波波乱流怪力的倾袭,皮肤愈发滚烫赤红。 早在罗川突破龙犼体术一层时,他就已能承受虚空乱流,可也只是距离域界最近处的乱流。 域界之外,是重重虚空。域界和虚空的关系,就好比小岛与大海,近海的海水徐缓,远海的海水疾浪滔天。 普通的真丹境修士无法承受虚空乱流,只有突破到化婴境,才能凭借自身法力承受虚空浅岸乱流的冲击。 蔡晋生和星道院修士们构建起的法阵威力奇大,看似完全压制住罗川,可却无意中留下了一个难以弥补的破绽:法阵一旦运行时,撕裂虚空。会引来虚空乱流,星道院百多仙职修士自身并无法承受虚空乱流,而罗川却能。 域界浅岸,越来越多的虚空乱流冲击向罗川。两三股乱流罗川丝毫没有压力,可千百股虚空乱流同时冲击而来,罗川虽已突破龙犼体术第二层,也有些吃不消,全身上下从外到内,都宛如被火辣辣的刀子刮过一般。 罗川心里清楚,他此时必须忍受下去。直到寻找出法阵的阵节。 意念顺着一道虚空裂缝。射入星道院,罗川飞快的寻找起来。类似于这种超过百名修士组成的法阵,都有法阵节点,就好比屋舍楼阁的承重柱。只要毁去那几个阵节。法阵便无法维持。 几个呼吸间。虚空乱流又增加了千多股。 罗川体内精血奔涌燃烧,一阵阵的冲击向经络骨骼内脏。强烈的内外刺激下,龙犼体术疾速运转起来。开始向第三层进发。可这种战斗中的修行,却不是罗川眼下所希望的。 很快,罗川发现了第二个阵节,那是一名手持道符的制符修士。 身体一扭,罗川钻出虚空,眨眼间出现在那名修士身前。 罗川猛然轰出一拳,一小股虚空乱流被牵引出来,奔流向制符仙职修士。 那名修士反应也快,匆忙祭出十道五雷法符。法符刚祭出便被乱流吞没,那名真丹二阶的仙职修士被拳力轰中,全身骨骼断裂,倒飞出去,当场身死。 阵节再断一点! 随着罗川不断的从虚空中钻出,袭杀得手,恐慌的情绪在星道院中蔓延开。 除了阵主蔡晋升,几乎每名修士脸色都是极其难看,人人自危,生怕罗川会突然出现在自己面前。 原本以为万无一失的法阵,却没想到竟被罗川以这种诡异的手法一点点蚕食,不少仙职修士心中都已开始打退堂鼓。 他们在道尊院中地位虽高,都是大夏国师重点培养的仙职修士,可和日月两道院的修士相比,他们大多数人经历过的厮杀斗法并不算多,更是从未遇到过罗川这种不按常理出牌、诡计多端的对手。 转眼间,又是一名炼器仙职修士在罗川的偷袭下陨落。 接连毁去十三个阵节,法阵终于承受不住。原本肉眼望去空荡荡的星道院,忽然猛烈摇晃起来。 嘭的一声,空气一层层剥落,飞沙走石后,现出近百名脸色苍白的仙职修士。 还没等他们站稳脚跟,虚空撕裂,一个血人宛如离弦之箭蹿出,双拳丹煞勃发,毫无忌惮横扫肆虐。 嘭! 嘭! 嘭! 星道院中人影横飞,瞬息间已有六十多名仙职修士被罗川轰飞,跌落在地生死未卜。 滚动在罗川周身上下密密麻麻的血珠子,也逐渐被毛孔吸收。 这些如雨滴般的血珠子,都是罗川承受不住虚空异力的压迫,刺激流出体外的精血,却在虚空中经过乱流的淬炼,沾染了虚空异力,品级隐隐得到提升。 罗川距离突破龙犼体术三层仍有很遥远的一段距离,可吸入了十万多颗受到虚空乱流淬炼的精血后,他只觉精神大振,肉身中似乎充满了无穷尽的力量,其中好处尚无法完全窥得,只有日后慢慢印证! 唰! 十万多颗精血被罗川全被吸回体内,他的皮肤肌肉看上前并没太多变化,可他手臂大腿每一次摆动,都在空气中震出一声刺耳的雷音,肉身之力明显提升了不止一筹。 转眼,又是三十多名仙职修士被打飞,罗川面前只剩一人:法阵仙职怪才蔡晋生。 蔡晋生没有出手,饱经风霜的目光落向罗川,淡淡一笑:“恭喜了。” 罗川哪有空闲理睬,飞步掠过。 他的身体在空气中抽出一团向天卷起的飓风,飓风尚未靠近蔡晋生,蔡晋生的身体不受控制的颤抖起来,张口喷出淤血,眼中神采剥落,脸色煞白,跌坐在地。 …… 紫金皇城中央,除了那座上承天时、下接地气的古老道宫外,就只有那座十二层的高楼。 道宫几乎占据了三分之一的紫金皇城,众人距离道宫还有十里时。便觉一股无匹威严的帝王之气笼罩而来,包括几名化婴境的长老在内,几乎所有人的膝盖都不由自主的弯折。 扑通! 跪地声不断响起,六大宗、道尊院、情川丹法阁、两方道社……所有修士都不受控制的双膝跪倒,似乎有一只无形大手按住他们的背部,逼着他们跪拜下远处仙云飘渺的夏帝道宫。 只除了天华宫众人兀自站立,目光高傲,不时瞥向跪倒的众修士,满脸写意。 “师尊,为何天华宫的修士不用跪?” 女子问向身旁的中年修士。 “若非如此。天华宫又怎能成为天南七宗第一。拥有和大夏朝叫板的实力。”中年修士淡淡道。 “什么特殊之处吗,师尊你就别卖关子了。”女子扯着修士的袖子,撒娇道。 “也罢,身为大灭峰未来的宗主。你早晚要知道。”古月峰微微一笑:“天华宫之所以能和大夏朝并立。是因为天华宫拥有一名道行四百多年的天门修士。这些天华宫修士的道袍上。刻有先天玄纹,能抵抗住帝王道宫的威压。” “天门修士……那可是传说中的存在!”闻人夕张开樱桃小口,显然吃了一惊。 古月峰宠溺的看了眼女徒:“在荒古末年至今的万年里。天南修行界总共只出现过七名天门的修士,平均下来,千年也难出一人。可在这个时代,天南修行界一下子就诞生了两名天门修士。” 闻人夕怔了怔,喃喃道:“两个天门修士,天华宫有一个,另外一个难道……就在大夏朝?” “没错,就在大夏朝。”古月峰悠远的目光投向道宫深处:“而且……还是你想象不到的那一位。” 闻人夕心跳咚咚加快:“传说天门修士元寿都不过三百岁,那一位似乎远远不止。” “小夕你说错了。天门修士并非元寿到不了三百岁,而是因为他们很难活过三百岁。” “有区别吗?” “天门修士初期并没有人们想象中那么强,因为他们无法立黄庭炼万气,肉身也极度虚弱,很容易被杀死。其二,天门修士修行到后期,需要大量的资源补充,一旦缺少资源,就好比凡人断了口粮,很容易‘饿死’。 “原来如此。”闻人夕眼中露出释然:“天华宫是天南七宗之首,大夏朝更是万古长存的势力,拥有充足资源来养天门修士,并且保护他们。” “没错。天门修士能晋升成为玄家仙职,勾画出无比珍贵的先天玄纹,还能越过大境界杀人,是天下间最恐怖的存在。每一个天门修士的出现,都会遭遇各方争夺,争夺不到,自然会不择手段击杀以免落入别的势力手中。可只要天门修士不死,拥有他的势力便会愈发昌盛。”古月峰道。 帝王道宫之上盘旋着近千头玄甲战鹤,鹤背上尽是道行高深的修士,遥遥望了眼参加十二楼宴的众修士,随后折返回道宫。 修士们也已经站起身,转过方向,朝烟云笼罩的十二楼进发。 忽在这时,大队人马猛然钉住,所有人都惊骇的盯着水镜,说不出话来。 闻人夕心头咯噔,半晌才幸灾乐祸道:“定是那个奸猾猥琐的小贼失败了!” 她笑得有些勉强。 古月峰长袖一荡,手心出现一团水纹。水纹从模糊到清晰,最后变得空明,里面出现了一座狼狈不堪、血流满地的道院。 日道院中,那些拥有超出同阶强横肉身的修士全军覆没,包括最后一刻孤注一掷施展邪魔法门的霍道依,全都躺在少年脚下。 随着少年击碎禁制,放走了三足金乌,充盈日道院数百年的太阳真火荡然无存,日道院黯淡枯沉下来,再不复往日的光辉。 —— (上架一周,足足爆发了十万字,应该算很不错了吧。可月票订阅都不给力,排名唰唰唰掉,差距越来越大,每天都要被爆。为了这一周十万字再求一次月票和订阅,今晚12点前月票能到370明天继续4更保底,不然只能恢复早晚2更,加油啊。)(未完待续。。) 第二百零四章 打穿四院,冉青衣何在! “一漠纵横霍道依败!日道院也被打穿了!” “这才一柱香,他就已经打穿两座道院!” “好恐怖的肉身修为……他到底是怎么炼成的。” “他放走金乌是在报复道尊院吗?此人真的胆大包天!那日周不臣在道尊院前杀人夺宝,我还以为世间胆大之人莫过于此。没想到罗上师比周不臣还要狂妄。” 参加十二楼宴的修士们议论纷纷,不时瞥向道尊院一行,看着平素高傲的道尊院修士此时一个个满脸通红,心中有些小爽。 “接连打穿两方道院,那年的古月峰也不过如此。” “可不是嘛。古月峰不过打穿了昆庭山的真传弟子院,而罗川直打穿了道尊院四院中的观道院和日道院,比古月峰还要厉害一些。” “嘘,小声点,别被昆庭山的人听到了。” 远远吊在大队之后的闻人夕面露愠色:“那个小贼只会些蛮力罢了,怎么能和师尊相提并论。” 话虽如此,闻人夕心中却难以平静。 从空虚山界到天启京,这个猥琐的小贼他到底是怎么做到的? 闻人夕不由得想起了离开空虚山界时,她对古月峰说的话,脸上顿时滚烫。 如今别说自己了,就算聚集大灭峰的师兄弟们,也不一定能扼杀得了他。 “小夕,你也不用感到压抑。人的命运是无常的,祸兮福所倚。福兮祸所伏,只有堪透祸福,掌握自己的命运,才算是真正的高人。”古月峰淡淡一笑:“钢易折,火易散。罗川固然实力超群,打穿日道院足以让他跻身青仙榜前五,可正因如此,祸根已经埋下。” 闻人夕奇怪的看了眼她的师父,低声道:“我还以为师尊很看好他呢。” “此一时彼一时。在空虚山界时,他能忍辱负重一年。